赛马,你究竟为了谁?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2 23:46

赛马,你究竟为了谁?

2018-05-12 17:29来源:马术微学院黑马

原标题:赛马,你究竟为了谁?

转载请于文首注明

【文章来源于马术微学院/那砚钦(叶赫)】

你可知道,在内蒙古草原上,有一种节日叫“那达慕”?

那达慕由最早的传统敖包祭祀聚会逐渐演变成草原上最的盛大节日。在祈求风调雨顺的祭神活动之后,远道而来的牧民们会趁着难得的聚会时机进行物品交易和体育竞赛,更有安达们(哥们儿)席地而坐,把酒言欢。

自然,赛马就是这个大爬梯(party)的重头戏。所谓:骑马、摔跤、射箭乃草原男儿三艺也!能否驾驭良驹自然是评判英雄的重要标准。

草原上的民族赛马最大的特色就是直接。无论是5公里还是50公里赛程,都是一条直线,俗话说:拉弓射箭——照直崩!谁先到终点谁就是NO.1!

今天要讲给大家的就是发生在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上的一个真实的赛马故事。

这一日,春暖花开,草原披绿。敖包山下旗幡招展,礼乐喧天,湛蓝的天空中弥漫着庄严和喜庆。

方圆百里的牧民们身着盛装、骑上快马、怀揣着贡品聚集在这里,为神明奉上最最真诚的敬意。一年一度的那达慕大会在这个内蒙古中部的小镇上已经沿袭了几百年。

庄严的祭祀典礼过后,大家纷纷走下敖包山,兴致勃勃地赶奔赛马的起点而去。途中,有的大声议论,有的窃窃私语,我一句都不懂(蒙古语)却能猜出几分。

草原人崇尚赛马和马背上的一切,很多优秀的吊马人一到春季就开始用草原传统的方法训练赛马,向这个当地最高的荣誉发起冲击。

我这个外乡人第一次看到蒙古赛马的场面,新奇不已。几十匹训练有素的骏马被打扮得艳丽夺目,红的绿的彩带把马头上的鬃毛束成一个冲天的辫子,而马尾巴也要被彩带编成各种造型,有的马在脑门上还带了明晃晃的银饰。几十个小赛手穿着绚丽的服装、扎着彩色的头巾或带着漂亮的帽子,他们骣骑在马背上,个个蓄势待发。

发令枪响起,众赛马闪电般疾驰而去,烟尘中只能看到赛手们手中挥舞的马鞭和彩带,人喊马嘶好不热闹。突然,我在赛马群中发现了一匹非常特别的黑马,之所以特别是因为这匹奋起四蹄拼命奔跑的黑马既没有靓丽的装饰也没有骑手在它背上。赛程过半,黑马明显体力不支,渐渐地落在了后面,但它依然抻直脖子勇往直前。当它跑回终点时,骑手们已经忙着遛他们的赛马,拿了奖的马主正准备接受荣誉,看热闹的人们聚集在颁奖现场,谈论着冠军是谁谁的兄弟或者朋友。。。只有我还在终点等它。

跑完全程它已经汗如雨下,虽然它是最后一个回来的,但看样子它并不沮丧,它甩甩头鬃,好像完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满意地离开了赛场,向不知名的远方走去。我这个外行人居然从那个渐渐远离喧嚣的孤单背影中看出了苍老读出了凄凉。

最后,我没有记住谁得了第一,谁是远近闻名的驯马高手,但是在一个牧民家的茶桌上我听到了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匹黑马在这里人尽皆知,他的名字叫“旋风”。很多年前,它是这个敖包上的英雄,在一连五届的敖包赛马会上它都为他的主人拿到了最高荣誉。后来,他渐渐的老了,体能的不可恢复和新生力量的崛起让它的主人放弃了带它继续参赛。但它没有放弃这个令它骄傲一生的赛场,每到敖包赛会的日子,早早的,主人用车拉着赛马去参赛,它也会从家里失踪。它自己穿越几十里草原悄悄地在赛场附近徘徊。起初家里发现旋风不见了还会到处去找,后来等到令枪一响,旋风就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了,它仍然认为自己是一匹赛马,跟着参赛的马儿们跑完全程是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又是五个年头,这匹为赛而生的马已经默默地跟跑了五年。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经年老伤的累积,它越来越显得力不从心,但是它的主人从不阻止老旋风任性的行为。跑完赛程,它会安然回到自家的牧场继续过着平淡的生活。我想,每年的荣誉之跑是支撑它活下去的力量,它的主人如是说。

添上一碗奶茶,端起碗,从升腾的热气中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烟尘后面孤独奔跑的背影。说实话,我并没有机会看清它的容貌,但是“旋风”这个名字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记忆里。

赛马啊!你究竟是为了谁?

本文编辑

叶赫(那砚钦)

叶赫那拉,满族,爱弓马爱草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